11月7日凌晨,英雄联盟S11总决赛收官,EDG3:2战胜DK,夺得全球总冠军。线上,“央视新闻”等媒体第一时间发布微博祝贺EDG夺冠,微博、朋友圈被EDG夺冠话题淹没;线下,各地高校亢奋的年轻人们深夜狂欢,被发到网上后引发热烈讨论。

“原生粉”与“元年粉”相互碰撞,产生矛盾又不断融合,成为当今电竞粉丝生态不可忽视的一部分。

“电竞商业化”“电竞饭圈化”“电竞低智化”……人们用一个个概念来描述电竞圈这些年的变化,试图全面地认识它,然而在EDG夺冠的这个夜晚,很多不太关心电竞的成年人却产生了疑惑,为什么现在的年轻人会因为一个游戏战队的夺冠而如此疯狂?

她们像是拿着“放大镜”看电竞,热衷于解读选手性格,关心选手生活,揣测选手关系,无论是不是真的,她们都认真地爱着自己心中描绘出来的“神”。

喜欢无畏之前,四四是朱一龙的多年老粉,对于四四而言,喜欢无畏和喜欢朱一龙没有什么区别,只是职业不同,曝光平台不同,但本质都是在各自领域闪闪发光的帅哥。作为新粉,四四说自己错过了无畏夺冠的高光时刻,等到的只有8连败,但她其实并不关心战队是输是赢,她在乎的只有无畏是否难受,“真的很心疼无畏,希望他能转会离开”,“自家孩子自家疼”,这是无畏超话里最常见的留言。

和四四一样的还有鸡爪,她们关心选手,远胜于关心比赛结果本身。在鸡爪的微博关注里,有好几个无畏的站姐,每场比赛之后都会返图,望着一张张精修的照片,如果不是队服背后的名字,根本分不清这是明星还是选手。

虽然越来越多女粉进圈,但这个以青年男生为主的圈子,大家约定俗成,用吐槽、批评甚至谩骂的方式宣泄情绪,犀利且粗俗。不过,如今也出现了越来越多像Jackeylove、Thy Shy、无畏、九尾等因为高颜值而出圈的明星选手。

他们因颜值、性格等场外因素收获了一大批从未打过游戏、甚至看不懂比赛的粉丝,这些粉丝们坚定不移地站在喜欢的选手身后,守护着选手的形象“高地”。

“打得菜也有人维护,电子竞技菜还是原罪吗?”8年电竞粉LCY怀疑地问着。今年8月8日,KPL战队QGhappy因为控分消极比赛受到了联盟处罚,选手亲自道歉,即使如此,许多粉丝依然会为选手说话。“当时也怀疑过是不是解说带节奏”,不太了解电竞规则的粉丝平江笑笑生曾这样想过,因为在她心里Fly是电竞精神的代表,绝不可能做出违规的事。

作为Fly的粉丝,她曾两次参与到骂战中,其中最严重的一场是在QG对阵Estar的赛后,Estar的粉丝辱骂QG“假赛”,QG粉丝回骂Estar老板何猷君,两两相争,连续好多天都争不出所以然来。至于为什么会继续喜欢Fly,平江笑笑生承认也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自我安慰”,认为战队是在藏阵容,认为是赛训组的决定,总之都与选手无关。

如果非要说追星和追竞有什么区别,四四觉得“朱一龙更有距离感,但追无畏不会,他就像是生活中在某个领域稍微有些厉害的人”。

“每周都能见到无畏,多的时候一周两三次,久了以后更像是老朋友,成为了生活中的某一部分。”

鸡爪去年刚粉上无畏时,几乎没有人知道他,可以在场馆后门等到他下班,要签名的时候,他还会耐心地问要写些什么。电竞像是低门槛的追星方式,满足了很多粉丝追星时感受不到的成就感。在无法见面的休赛期,选手也会直播,大批粉丝涌入直播间,在弹幕上写下各式各样祝福和表达喜欢的话,有能力的粉丝还会送礼物。

和主播一样,选手也会感谢粉丝的礼物,如果长期位于榜首,甚至还会收到俱乐部送出的特别礼物。

另一些相对理性的粉丝也会为喜欢的选手花钱。除了打赏和购买选手代言的产品,她们还会购买粉丝自制周边,比如徽章、photo book、手幅等。墨斋热衷于收集各式各样的徽章,目前拥有了40多个徽章,便宜的几块钱,贵的几十块,最迷的那段时间几乎毫不犹豫,只要喜欢就会买,还计划着买一块毛毡版把徽章集中贴到墙上可以随时拿下来看看。

平江笑笑生桌上摆着无畏的卡通立牌,还收集有上百张手幅,对于她来说这些是财富,代表着她对无畏真诚的喜欢。“每次学习时抬头看见无畏举着奖杯的卡通形象,就像是一种无形的力量,也会激励着自己勇攀高峰。”

她们不但消费能力强,也愿意为爱发电,生产视频等二创作品,对行业发展是有正向意义的。

即使是LCY这样有点抵触饭圈的男生,也承认电竞更加正规的商业化运作模式需要流量。但也有不同的声音。看了6年LPL之后,GYN觉得电竞的本质仍是商业,文化属性和竞技精神不过是精美的商品包装纸,在此之后,便不再那么线年之后,大量资本入主电竞圈,战队纷纷改名,赞助商纷纷升级,俱乐部的商业模式更加成熟,同时也出现了一批像UZI、Jackeylove、厂长、诺言、梦泪等非常知名的电竞选手。诺言参加《创造营》是2020年电竞圈的一大新闻,粉丝ZZ说,“虽然知道他年纪大了,但一直认为他还会上场,现在再也不抱任何希望了。”

很多像ZZ一样的电竞老粉认为,选手就该在上场比赛,用成绩获得荣耀。对于流量选手,像GNY这样只关心成绩的男生多少还是有些鄙夷的。特别是看到选手频繁更新的颜值视频和不间断的商业活动。

就算是大量涌入“饭圈粉”,在烟雨眼中也并不算是坏事,“电竞需要新鲜血液,哪怕只有十分之一的人真正开始了解电竞,对电竞产业的发展也是有价值的。”

电竞圈很爱用“脑残粉”来戏称“饭圈女生”,但七年电竞老粉烟雨觉得不懂游戏却喜欢哗众取宠的男生绝不比女生少,只是相对而言,女生更乐于表达、更擅长反驳观点,才会从整体上看起来女生比男生更易引战。

许多以“庆祝胜利”为借口的过激行为无论是真情流露还是搞怪作秀,毫无克制的自我放纵和自我表演,确实影响到了其他人。

比起五年前,烟雨觉得圈内的氛围确实没那么好了,但他认为不只是电竞圈这样。“这是移动互联网带来的,毕竟大家发表观点的成本太低了。既然电竞借了互联网高速发展的东风,也必然承受随之而来的负面影响。”

电竞像是生活的一部分,墨斋记得住一个又一个重大的比赛日,也会因为想起比赛结果而时不时的难受或是开心一阵。去年UZI退役,一些从不发朋友圈的男生,也忍不住站出来怀念。

作为初代电竞粉,烟雨开始工作之后分给电竞的时间就越来越少,有了更多需要去努力的事和照顾的人,但为数不多的空闲时间里,还是会有一部分属于电竞。和烟雨一样的这群“电竞老粉”就像是流落在生活庸常里的战士,一到焦点赛事,特别是有中国队伍的世界赛,还是会蜂拥而至,在胜利、激情、碰撞与欢呼声里,找回年少时的热血。

电子竞技就像是“兔子洞”,收留了一群青春热血的少年,也收留了一群播撒热爱的少女。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